万博被曝信息泄露,“病友圈”成骗子聚集地:10个病友7个托儿 发布时间:2020-01-11 15:17:50

万博被曝信息泄露,“病友圈”成骗子聚集地:10个病友7个托儿

万博被曝信息泄露,科技发展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沟通交流靠“群”,了解近况靠“圈”,通过网络就能轻松连接五湖四海。

在网上搜索“病友群”,会出现几十万条结果,贴吧、qq群、微信群、网络社区,花样繁多,几乎涵盖所有病种。

得了同种疾病的病友聚在一起交流经验、抱团取暖,本是好事,但由于种种原因,“病友圈”的弊端渐渐显现,甚至出现“10个病友7个托儿”的传言。

《生命时报》采访权威专家,带你了解“病友圈”这个复杂庞大的神秘组织。

受访专家

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系教授 常章富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教授 雷闽湘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糖尿病病友俱乐部”负责人、内分泌科护士长 吴辽芳

吴女士是位糖尿病患者,她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刚加入某糖尿病患者微信群时她特别开心,有找到组织的感觉。病友们讨论热烈,有分享治疗经验的,也有互相安慰的。

但一段时间后,她的情绪开始被群里消息影响。她举例说,有天半夜,一个糖友小姑娘在群里诉苦,她跟男友在一起五年,因查出糖尿病,男方父母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虽然抗争很久,最终还是敌不过“父母之命”。

看到小糖友的遭遇,吴女士心里很难受,不停为其加油打气,自己整晚都没睡好。吴女士的“病友圈”里,时不时地就会有负面情绪出现,甚至让她对治疗丧失信心。“后来我把负能量的群都退了,生活清净了许多。”

“病友圈”里不乏热心人分享治病经验,但也可能好心办了坏事。在“天涯论坛”的“肿瘤科”贴吧里,有篇点击量过两万的文章。作者的妈妈是肝癌晚期,医生说不能开刀,化疗也许能多活几个月。

于是作者在网上买了中医书籍,自拟药方,以求延长母亲寿命。他先后换了四五个方子,其中包括从病友那儿打听来的偏方,并将用药过程详细记录下来,供网友参考。方子里有几十种中药,甚至还有“无名植物的枝条”。

网友相劝:“你用毒性较大的药材‘以毒攻毒’,是否增加肝脏负担,加重病情?”但也有网友说,原打算住院治疗的,现在犹豫要不要试试作者的方子。

“病友圈”还藏着不少骗子和医托。某糖友网上社区设有“网站黑名单”,短短10天内就有60多个帐号因发布广告或违规内容被永久封号。在一些管理不严的病友群里,骗子依旧张狂。

百度贴吧中,一位名为“剑指不治”的网友,自称“老甄”。

他在帖子中称:“西医治疗糖尿病只会让糖友对药物产生依赖,治疗时间越长就越难康复。”老甄建立了一套“革命性的新理论”:“血液异化是疾病之源,糖尿病与血液黏稠度和颜色有关,治疗不应以降血糖为准,而应以血液清亮鲜红为目标。”

根据他的理论,坚持“吃葛根产品、喝水、叩打”就能治愈糖尿病。为证明这一理论,老甄列出很多“真实案例”,文尾还不忘写上公司的信息——北京羲正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这家公司发现,其法人为甄联河,企业经营范围只有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食品,不能提供医疗服务。有患者在接受老甄治疗后,血糖忽高忽低,有时甚至高达21.3,此后出现腿部浮肿、浑身无力、视力模糊等症状。但在老甄口中,这些统统被归为“排病反应”,并建议患者服用“呋塞米”消腿肿。但呋塞米是处方利尿药,说明书中注明了“糖尿病患者慎用”。

“老甄没有行医资质却让糖尿病患者停掉胰岛素,还开处方药,实在出格。”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系教授常章富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中医将糖尿病归类为消渴病,葛根虽能生津止渴,对缓解轻症消渴病有一定作用,但药力较弱,单凭一味能缓解症状就很不错了。

从老甄的“血液异化说”可以看出,他不懂糖尿病致病机理,糖友被其“治疗”后出现的身体反应,很可能是糖尿病并发症,或对药物过敏,继续下去会很危险。

常章富提醒,招摇撞骗的江湖郎中常耍五大花招,多数人不具备医学知识,容易上当。

花招一:激化矛盾

通过个案或捏造事实攻击对立方,将受骗者拉到同一“战线”上。

花招二:贩卖焦虑

用坚定、强势的语言营造焦虑、恐怖的气氛。

花招三:偷换概念

将真相和谬论混杂,灌输给受骗者。

花招四:夸大宣传

将产品形容得天花乱坠,宣称能根治疾病。

花招五:打感情牌

用“晓之以情”来击破受骗者最后防线。

面对这些骗术,消费者应保持警惕心,不要轻信。

常章富强调,江湖郎中最爱把中医药当作骗人工具。中医讲究辨证治疗,每位患者的致病原因、严重程度都不相同,治疗手段和用药也有差异,尤其是老人、儿童和肝肾功能差的人,选择药物更应谨慎,不能从书上抄个方子就用。

一些名医名方中可能有药力较强的药物,以治疗严重、顽固疾病,但其用量、煎药都有讲究,擅自使用易出问题。有些患者出于好意,将自己用着见效的药方推荐给病友,是不可取的。

“病友群”的这些弊端不仅影响患者,还让一些医生渐渐失去助人的积极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感叹道,他曾加过几个病友群,希望利用业余时间帮助一下患者,结果发现这些病友群有一部分是“莆田系医院”建立的,管理员号称是某医院某主任,事实上都是冒牌货。

“我说几句正规的治疗原则,马上就被踢出群。”还有一部分是病友自己建的,每天群里发几百条消息,你发出去的有用信息迅速就被淹没了。“既不赚钱,又不赚吆喝,专业人士都不加这些群,没劲!后来我就一一退出了。”

令人欣慰的是,很多医院、科室为给患者提供更好服务,纷纷建立了病友俱乐部、病友群等。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雷闽湘教授表示,这些组织是病友间交流的平台,也为患者提供系统教育,有利于提高其依从性,更好地自我管理。”

“相较于企业或患者组建的病友群,医院建群更具专业性;相较于医生个人的病友群,医院建群在管理方面更完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内分泌科护士长吴辽芳是该院“糖尿病病友俱乐部”的负责人,她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他们的俱乐部定期给患者授课,包括内分泌、心理、中医等内容,还为病友提供便利,包括医生咨询、开检验单等。

她推荐患者们加入各大医院成立的病友俱乐部,由于是纯公益性质的,患者入会不需缴纳任何费用,举办的活动上也不做任何药物宣传,且有严格的纪律和管理。在拉新患者进群时,管理人员会反复强调纪律——只许发与疾病相关的内容,如违反一律踢除。

本期编辑:刘云瑽 本文作者:生命时报记者 徐文婷

版权声明:本文为《生命时报》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贵州快三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