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等于我同意?​配偶签了字就是夫妻共同债务吗? 发布时间:2019-10-23 16:08:07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夫妻债务纠纷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重新确立了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然而,担保债务毕竟有其特殊性。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以自己的名义承担的担保责任是否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该案件回顾说,她的丈夫向她担保,但她的妻子陷入了债务。

王和吴某于2012年5月登记结婚,并于2016年1月离婚。XXX公司于2011年获准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吴某。2013年8月,贷款人王某与外界人士李某(借款人)签署了《贷款合同》,由王某与吴某签署,并由某某公司盖章,出具保函,对《贷款合同》涉及的1000万元贷款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由于借款人李某违约,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保函是在吴某和王某结婚期间形成的,吴某在保函上的签字是在王某之后。它应该是夫妻双方的个人签名,这是夫妻双方共同承担保证责任的意图。因此,要求吴某和王共同承担担保责任。

一审法院:担保书是夫妻共同意愿的表达

一审法院认定,由于保函是在吴某和王某结婚期间形成的,吴某应当已经知道并承认保函所涉及的债务和相关责任。现在王某已经要求吴某在夫妻共同意愿的基础上共同承担担保责任。这没什么问题。法院可以支持它。一审判决后,吴某向上海市第二中学提起上诉。

第二种情况:“担保书”不能仅根据夫妻关系推定为夫妻共同意愿的表达。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吴某是否应承担担保责任。首先,吴某是担保人吗?本案保函第一部分所列担保人中,吴某所列身份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担保人是该公司,不是吴某自然人。虽然吴某本人在担保书末尾签名,但根据担保书所列担保人的范围,不能推断吴某本人愿意承担担保责任。第二,吴某有共同保证的含义吗?共同担保的前提是每个担保人都有提供担保的明确意图。王某没有证据证明吴某和王某共同担保了所涉债务。因此,吴某不能被视为共同担保人。第三,王某担保的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有担保债务不同于贷款,通常很难直接证明它们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生产和管理的。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王某担保的债务不能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据此,上海市第二中学二审改判,吴某不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吴某作为他的配偶是否应该与王共同承担担保责任。为此,需要解决以下两个问题:第一,吴某对王氏担保债务的了解能否被视为共同偿还债务意愿的表达;第二,王氏一方承担的担保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共同管理的债务。

首先,担保人的配偶知道担保债务的存在是夫妻共同的债务

作为担保人王某的妻子,吴某知道丈夫签署了担保合同,没有当场提出任何异议。

这是否足以表明它同意共同承担担保责任?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承认债务担保知识为承诺是不符合法律的。

简单的沉默一般不构成承诺。只有当法律赋予另一方一项义务时,双方的沉默才能被视为同意。因此,妻子对担保内容的了解只能被视为对丈夫自身债务的了解。

其次,知道债务担保被视为不符合社会期望的承诺。

如果没有义务作出具体表述,将合同本身的内容理解为承诺会导致混乱,债务人是否有意承担债务应严格确定。

第三,将债务担保知识认定为承诺不符合司法实践。

在司法实践中,如果没有明确的意图,债权人无权要求配偶承担共同担保责任。

二、夫妻共同债务中一方的对外担保债务

担保债务是一种债务。当此类债务符合本解释第三条规定时,视为夫妻共同债务。目前,没有法律区分担保债务和普通债务,担保人也可以从担保合同中受益。如果一方对外担保的债务能够产生货币收入,且该收入能够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经营和生活,则应视为夫妻共同债务。在这种情况下,保证人王某的保证行为并没有获利,因此他的保证债务不应被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法官说

尽管最高法院已发布相关司法解释,并在实践中确立了“共债共签”的判决理念,但面对复杂的社会生活,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仍存在诸多争议。一方面,债权人需要更完整的法律文件来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夫妻社区也应该认真处理个人和家庭的经济问题,避免造成复杂的局面。

资料来源:上海第二中学法院

足球外围

v